麻江| 明水| 望奎| 如皋| 阳新| 宜良| 石景山| 九寨沟| 恭城| 汶上| 惠农| 交城| 武功| 沾化| 长乐| 正蓝旗| 米泉| 鲅鱼圈| 嘉善| 保康| 策勒| 上思| 勉县| 通州| 日土| 呼玛| 海南| 华安| 景泰| 七台河| 中江| 龙海| 甘洛| 资中| 鞍山| 达拉特旗| 郏县| 仪陇| 右玉| 鸡东| 道孚| 海阳| 左贡| 南丹| 靖远| 万源| 吴起| 玉龙| 五指山| 浠水| 建宁| 什邡| 常德| 理县| 安县| 昌都| 师宗| 扶绥| 孝感| 顺昌| 兴隆| 头屯河| 益阳| 赞皇| 桂平| 涿州| 金昌| 涟源| 牟定| 闵行| 南乐| 林西| 合作| 薛城| 禄丰| 资阳| 南靖| 郑州| 太仆寺旗| 容县| 崇信| 株洲县| 建瓯| 金门| 明溪| 什邡| 班戈| 平果| 津南| 松溪| 鄂尔多斯| 无为| 辛集| 康平| 湛江| 龙川| 梅县| 沧州| 石柱| 全椒| 高密| 枝江| 东至| 金州| 加格达奇| 双峰| 西峡| 松原| 讷河| 克山| 柳河| 利辛| 游戏娱乐专题1
凤凰历史出品

张国刚:中国学术要融合古今中西还有待来者

标签:迎风冒雪 希财新金融-金融产品门户 开发区第一大街

2018-02-20 09:23:37 凤凰历史 张国刚

张国刚 现场图

嘉宾简介:张国刚,1988年毕业于南开大学历史系,获历史学博士学位。历任南开大学历史系教授、主任,教育部历史教学指导委员会委员、中国唐史学会会长、清华大学历史系主任等职。现任清华大学历史系教授、博士生导师、教育部长江学者特聘教授。

【导言】2018-02-20,陈寅恪的学生汪篯受命南下广州,前往中山大学探望老师,意在说服63岁的陈寅恪北上就任科学院历史第二所所长。陈寅恪在口述《对科学院的答复》中,重申了当年在王国维纪念碑铭上写下的那句著名的话:“惟此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历千万祀,与天壤而同久,共三光而永光。”他进一步说,“‘思想而不自由,毋宁死耳。斯古今仁圣所同殉之精义,其岂庸鄙之敢望。’一切都是小事,惟此是大事。”在他看来,学术的兴替,“实系吾民族精神上生死一大事者”。梁启超也说过:“学术思想之在一国,犹人之有精神也。”

今天,弘扬优秀传统文化已上升为中国的国家意志,如何重树文化自信,传承和光大中华文化?刘梦溪先生在《中国现代学术要略》中指出:“学术思想发达与否,是一个民族文化是否发达的标志。”故此,当前如何看待学术典范,在浮躁功利之风依然甚嚣尘上的时潮中,学者应坚守怎样的精神品格,是知识精英必须深思的问题。

2018-02-20,“学术典范与文化传承——《学术与传统》商略雅集”在京举行,利用会议的的间隙,凤凰历史就上述问题专访了隋唐史暨中西交通史专家、清华大学教授张国刚先生。以下为访谈实录,采访整理:唐智诚

陈寅恪最值得推崇 完成融合与重建的大师还没出现

凤凰历史:在您心目中,您最推崇的近代知识分子是谁?能给我们讲一讲吗?

张国刚:近代知识分子群星灿烂,各有各的特点,有的很有风骨,有的更有政治热情,有的更深邃。如果从我们今天讨论的学术和传统这个主题来说,我倒觉得陈寅恪大概最值得推崇。

他有什么特点呢?他是一个很传统的知识分子,他对中国文化的熟悉那不用说了,而且他的家世也好,他还有很长的西方留学经历。年轻时候在日本,后来在美国,之后在德国。我曾经去查过他在德国的学习档案,包括他上的课程,他求学的老师,我也写过关于陈寅恪在德国求学时候的文章,我就觉得他有一种抱负。他在西方生活这么多年,全部加在一起可能超过十年,但是他没有拿任何学位。也就是说他是要求文化的真经,不在乎拿着学位去找饭吃。他思考的问题其实就是:在他所处的时代,国家应该怎么样现代化?这个现代化指的是思想文化的现代化。

他在审查冯友兰哲学史书稿时,讲了一段很有名的话:“窃疑中国自今日以后,即使能忠实输入北美或东欧之思想,其结局当亦等于玄奘唯识之学,在吾国思想史上,既不能居最高之地位,且亦终归于歇绝者。其真能于思想上自成系统,有所创获者,必须一方面吸收输入外来之学说,一方面不忘本来民族之地位。此二种相反而适相成之态度,乃道教之真精神,新儒家之旧途径,而二千年吾民族与他民族思想接触史之所昭示者也。”也就是说,我们现在面对西方应该像当年的宋儒和道学那样,以中国文化来吸收、容纳、消化现代西方文明,包括东欧和北美的西方文明。这要怎么做呢?在他的文章里有体现。你看他著名的书《唐代政治史述论稿》、《隋唐制度渊源略论稿》,他的文章形式很传统,但提出的问题非常现代。他关注现代意识的种族、文化包括政治的变迁,他希望在人类历史中能找到一种西方人追求的那种“范式”,不像过去都是讲的忠奸、正统这些概念。他有一种社会科学的关怀在里面,这是西方对中国的影响。

他的问题意识很现代,但是形式很传统。所以包括他的家国情怀,他有中国知识分子的这种风骨。近代学术史上面最大问题就是古今中西的问题。古的怎么在现代传下来?中和西怎么能够既坚持中又融了现在西的内容?

凤凰历史:有人有一种说法,民国之后再无大师,这种观念您怎么看? 

张国刚:这要定义什么是大师?我们从历史翻看这个,我们也翻看当代、近代,你可以说董仲舒是大师,但是你知道经学史上还有一些大师像郑玄,像王肃,这是今文古文汇通的大师。可是大家一看历史上定位董仲舒高,但是学术成就郑玄、王肃可能高。因为董仲舒他是率先提出“独尊儒术”,把诸子百家熔于一炉,但是具体学问的融通是一代代经学家在做的。 

我们再看中国文化的第二个阶段,这时候面对的是儒释道合流的问题,在这个问题当中有大师是谁呢?咱们讲张载、周敦颐、二程、朱熹、王阳明这些,早前还可以追寻一些。可是最早开始这个工作的,开这个头的可能要讲梁武帝,可能要讲到文中子王通,可能要讲到宗密、讲韩愈,他们开了风气,提的是观念,但是最后在程朱陆王手上完成的。

当我们面对西方的时候,提出中西古今,那一代人最早对这些问题做出回应,做出一些论述,所以他们就是大师。但是他们留下的创造性的著作到底有多少?未必见得很多,即使很多的,也未必一定现在能够拿来当经典那么去研读。像梁启超、王国维的书也很多,但是真正现代做经典的,像《四书五经》那样研读的也不是太多。你写中国历史研究法,你可能还不能就用梁启超的,我们可能还要以现在的观念来写。

我们现在讲的那些大师是开风气,但是中国文化、中国学术真正要完成古今中西的融合和再创造,其实这个任务大师们没完成,还有待来者。 

凤凰历史:还需要一代一代的。 

张国刚:对,我就是说从这个意义上说,大师还没出现呢。 

凤凰历史:您这个观点非常的新颖。开风气之先是一种形式的大师,真正完成古今中西融合和重建这个大师还没出现。那您觉得现在的学术界和教育界应该做一些什么,为新的大师的出现提供一些土壤和环境呢?

张国刚:你用这个词好,提供土壤和环境。大师不是培养来的,大师是培养不出来的。土壤和环境,我想第一个就是讲中国文化、传统和学术。首先从五四到文革我们被破坏的传统要重建起来,所以今年年初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联合发布了《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这方面的工作现在是要重建,让现在的学人、学者能够认识我们的传统,能够传承我们的传统,能够了解我们的传统,了解我们的文化。 

第二个,我刚才讲了我们是跟西方共生时代,所以对西方的经典,我们也应该接受过来。如果真正是一个大师,他应该对这个了解的。日本人是有西方的东西就大量翻译,现在人外语好一点,但是多数人也没有完全好到能直接阅读西方古希腊和罗马的经典吧?还是要大胆的翻译,构成一个土壤。但是真正的大师是很少的,多数人就不叫大师了,这些人要能够对西学也有深切的了解。 

第三个,我觉得要对自己文化有自信,这就是一个价值观、理念问题。在自信的基础上能够了解东方,了解西方,然后它还需要一个自由的空间来创造,这个自由很重要。自由不是说你想干什么干什么,自由是说在一种规则下,你能够有很大的发挥能动性的空间,自由是相对规则的。动物世界是追求自由的,人类世界是追求规则的,所以在这个规则下还能够充分发挥人的积极性和创造性,让天才能够施展出天才,这个社会环境也需要逐步创造。

弘扬传统文化行政不要过多干预

凤凰历史:您刚才也讲到今年年初印发的《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意见》发布以后社会反响也挺大的,您觉得在我们社会弘扬优秀传统文化的潮流当中,有什么需要值得警惕的吗?或者需要防止反面的一些什么东西吗? 

张国刚:任何一个事情,特别是思想文化建设方面,不可能完全像军队命令一样的不折不扣地执行。因为社会很复杂,人和人也不一样。《中庸》讲的,人有“生而知之”、“学而知之”、“困而知之”的区别。人的资质不一样,有的天生就聪明,有的通过勤奋才行,有的碰到问题了才去学。还有“安而行之”,“利而行之”,“勉强行之”,如果说传统文化落地是一个“行”的话,有的他就喜欢做,愿意去做,所谓“安而行之”;有的是有好处、有商业利益推动他才“利而行之”;有的是因为被要求,你不这样做就升不了职,所以勉强而行之。

人非常复杂,从知到行。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发展工程,也有个知和行的问题。既然知和行都这么复杂,我们不可能完全避免出现问题。何况现在不是有多少问题,现在是要重建。有了问题也是发展的问题,有了问题也是建设的问题,还没开始就老盯着问题,这本身就是问题。

所谓问题,它可能是跟时代不合拍,所谓问题,它可能是跟法律有抵触,所谓问题,它可能是跟大众的价值观有相违。该法律管的法律管,该利益管的市场管,行政上不要动不动的好像谁代表什么来做。现在应该从学前教育、学历教育、高等教育、继续教育、社会教育等各个方面,从服装、语言、礼仪这些方面让大家去做,对不对?唯一的准则就是法律和有关规则。你不要说,这里过分了,那里过分了,应该以法律为准来监管,不要从主观上来监管。 

比如说,第二次结婚不能摆酒宴,这个手伸的太长了吧?比如说小孩子不能背经典,不能读经典。这是个人自己的事,有的小孩背《四书五经》,我想社会让它自己去纠正。现在其实就是在一个政府的规范的框架下,应该让老百姓去做自己的事。 

我举个例子,我们有一个教授,他研究先秦礼仪,射、御,虽然先秦的这个礼到汉代以后就变化很大,宋礼变化很大,但是并不妨碍学者自己去研究自己喜欢和熟悉的东西。假如说我是领导,我说那不行,不能研究,这就不合适了。让社会上在这个方向去做。要说注意事项,第一个以法律为准绳,以各种规范为依归来弘扬中国传统文化;第二个行政上不要过多干预和指责,政府可以有些指导性意见,可以有一些规范,但是不宜过多的干预和指责;第三个,带着文化自信去重建中国传统文化各个方面,因为所谓中华民族的复兴,本质上是中华文明的复兴,是中国这一套文化体系,它在现代生活当中有它存在的价值,有它的当代社会生活的表现方式。 

凤凰历史:它可以说是活着的延续下去,不是一些死板的,在书上的东西。 

张国刚:对了,对了。 

凤凰历史:您刚才提到的就是政府它应该做什么,不应该做什么。还想请教一下您,在复兴传统文化的过程当中,知识分子和媒体应该扮演什么样的角色?负有什么样的责任呢? 

张国刚:这个题目很大,知识分子也不是一个人,网络时代是精英和平民在同一个传播渠道里的时代,因此精英有分工。我们不能否定原创的东西,但是一些精深的研究是少数知识分子要做的,可能在承接的过程当中精英还更有一份责任,因为我们今天精英和平民在一个渠道里,不像过去精英渠道和平民渠道是分开的。所以知识分子在学术原创的时候,还应该考虑一下大众的需求和大众的传播形式。

今天媒体跟过去不一样,古代的媒体就是嘴巴,为什么说三人成虎?没电视,没广播,没报纸,这个说,那个说,就成为传播了。后来的媒体,在传播渠道上也有限制,从书报到电视就已经走向大众化了。但是现在网络不一样了,每个人手上都有终端,所以媒体应该担当起这个沟通精英和大众的责任。

但是最近又有报道,说在美国从特朗普上台以后,纸质媒体大幅度增长,《华尔街时报》、《纽约时报》有60%、70%的用户增长。为什么?网络媒体、自媒体虚假的东西太多了,不负责任的东西太多了。这就是一个信号了,也许到了一个转折点。如果看网络的东西大家不太放心,纸质的东西好像总得有点根据,也就是说我们要把自媒体和职业媒体分离开来。做职业媒体的人跟自媒体不一样,自媒体它肯定有虚假的,它有一个大的框架就是法律和道德,但它可以不太在乎诚信问题。而对职业媒体来说,在法律道德之外,它还有个诚信的约束,因为这是职业存在的基础,所以我们的媒体在传播中国传统文化的时候,应该更加有一份社会责任和职业责任、职业担当,不是说哪个能吸引眼球的就吸引,然后不顾它有可靠的知识,真实的,或者有一定的价值的知识。

凤凰历史:好的,那我们就聊到这儿,谢谢您。

 

责编:王诗云 PN132

不让历史撒谎
凤凰历史出品

进入栏目首页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号

用历史照亮现实
微信扫一扫

推荐阅读

  • 观世变
  • 重读
  • 兰台说史
  • 现代史
  • 近代史
  • 古代史
三站镇 穿坟包 奎斗村 泰兴南路天桥 巴郎子
黄宜芴 外曾 芳园里 孟塬乡 西市区
游戏娱乐专题3 游戏娱乐专题 游戏娱乐专题 成人创新教育 游戏娱乐专题1
博彩娱乐城排名 nba赔率分析推存 wwwyf77com 拉斯维加斯四龙赌场唯 国际娱乐赌场网站大全
百家乐入门教呈专题 mgm娱乐怎么注册 男人轮盘 韦德亚洲娱乐 大发 娱乐城 网站
百家乐不输钱的玩法 时时彩下期杀号方法 全讯博彩网46331唯 恒凯国际 娱乐开户平台
ebwin日语词典安卓 扎金花纸牌游戏 皇冠体育投注官网 优德w88联系客服 金彩娱乐城送体验金